• [樱相]眼角眉梢(掌门本命年生贺) - [樱花王子小桂花]

    2007-07-21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rellis-logs/6921774.html

    眼角眉梢

      

    (上)我们所谓的相遇

     

    任性的话也没有什么不好。

    相叶雅纪时常会这么想。

    但是要想一个理由这么做,却难了一点。

     

    电影里的樱井翔在黑暗的漫长隧道,自行车追逐尽头的一丝光芒。一直骑一直骑的话,会到哪里。路一直往下走,风吹干汗水,所以相叶想,竹本君眼角那滴一直湿润着眼眶的汗,还是因为,路程实在是太长了一点。

    那么风再大也没有关系了。

     

    二宫的声音在电话里听起来迷迷糊糊,听筒那边熟悉的尖脆声线难得臃软地敲进耳朵:“恩……恩……刚和横山君从外面喝酒回来……”相叶蹲在沙发上对着电话听筒轻轻吹气。

    NE,小二,其实我有一点点寂寞。

    即使和很多人喝掉很多啤酒。

    说着“我们在一起吧”时候的樱井翔的表情,相叶看得很清楚,在KTV洗手间外靠着墙点燃一支细长的香烟,似乎应该是有故意耍帅的样子有一簇刘海扫过眼角,眉梢一点点微光跳动,微笑了眉眼柔靥如花。

    那一刹那的相叶突然低头发现自己裤子拉链张开,大大的口子笑得喜庆又下流。

    笨蛋。樱井笑着伸手抓了抓相叶乱糟糟的一头黄毛。狭窄的走道里满是暧昧的味道。

    拉链拉好我们去私奔。樱井弹了弹烟灰,指甲干净分明,却促狭地盯着那个关键部位笑得让相叶想把对面这位一秒钟前还在对自己好象少女漫画男主角一样梦幻告白的先生的头按进马桶。

     

    小二要是找不到我会着急。

    不管他。他又不是你妈。

    我刚才玩鹘子赢了松润五次,他有三杯酒赖着还没喝。

    他不会耍赖的,captain会帮你监督他。

    我点的歌要到了。

    相叶雅纪你一定要这样矫情吗。樱井顿了一下,没把这句话说出口。

     

    相叶雅纪在23岁的夏日感冒喷嚏不止。

    裕介肩上搭着浴巾站在窗台大声讲电话。

    雅纪觉得自己如同失恋少女一般蹲在房间角落抱着一大盒抽抽擤擤擦擦,前额头发的水滴滴答答流进锁骨窝,浴衣湿凉。

    “爱子我和真纪真的没什么,是她说要送我棒球票的,本来我想把那两张都要过来和我哥一起去看……”裕介低头靠墙一只手扯着一棵紫堇。

    臭小子,多大年纪就开始劈腿。雅纪被喷嚏弄得泪眼婆娑,愤愤地想。女孩子是多么美好的事物啊啊啊啊嚏。

    一大张浴巾柔软地砸在脸上,裕介扬了扬眉有点故意地伸腿跨过出了房间,“洗澡之后又不擦头发,被妈妈看到你要被骂的。”

    臭小子,用这种语气跟你伟大的哥哥说话你是不想活了啊啊啊啊啊嚏。

    大大软软的白色毛巾拿在手里想着没有兄弟情意的话,雅纪笑起来,裕介这个笨蛋。

    “算了,看在你生病的份上帮你一次。”夏威夷大花短裤的长腿转回来,蜷在微凉的地板上伸手拿过毛巾抚过哥哥柔细的黑发,顺着发丝一捋一捋地擦下去。

    “你看,这里,这里,还有这里,都在分叉了,你的头发再这么染下去会变成一把把小叉子的。”裕介的右手指腹轻轻摩挲着一点一点的发梢,恍若流光。

    NE,裕介君很受女孩子欢迎吧。”抽抽纸擦着已经红红的鼻尖,弟弟手在发上轻柔的动作让雅纪象慵懒的享受午后阳光的猫。

    “恩……”,毛巾轻轻擦着头发的手停了停,“怎么突然问这个……”

    “想起你也长大了呢,小的时候总是嚷嚷着喜欢翔君,让我这个做哥哥的很没面子啊……”

    “那不一样啊”,重重地揉了揉笨蛋哥哥的头,“翔君又不是女生。”

     

    用冰冻啤酒和游PS2堆成的夏天怎么也过不完,雅纪想着夏日祭又没有相熟的女孩子一起捞金鱼吃棉花糖看烟火。

    沮丧得喷嚏一个接一个。

     

    “怎么不给我打电话。”雅纪听到这个语气就能想得到电话那头那个人皱着眉头的表情。

    “因为我感冒了。”吸吸鼻子想打个喷嚏证明一下。

    “相叶雅纪,我们在交往啊,你不要工作时间一结束就把我忘到南美洲,生病了也不给我电话……恩……严重吗?我现在过来看你……”电话那边语气转得很生硬,雅纪想生个病也好,至少樱井先生不会骂人。

    想起弟弟莫名其妙的回答,翔君不是女生,自己也不是啊。两个男生要怎么交往,实在是一件伤脑筋的事。

    两个男生穿浴衣捞金鱼吃棉花糖看烟火,这样的画面只能说是尴尬得很有喜感。雅纪在知了叫得烦躁不安的夏天傍晚抱着电话和抽抽纸笑出声。

     

    “翔君很适合穿浴衣呢”,相叶躺在酒店蓝色格子床单的大床上研究着头顶天花板那幅琼·米罗的画。人群如蛇般蜿蜒纠缠着的狂欢节,柔和的黄色调衬出一点零星的暖来。

    “因为长长的浴衣能遮住他的罗圈腿”,二宫随手抓个苹果啃啃,满意地看到门口的樱井先生笑容僵住。

    NE,小二,你看,人和人总是有联系的,比如如果我们不在事物所遇见,可能会在某个车站一起等过车,或者可能吃过同一个拉面师傅的拉面,或者可能在同一家店买过大蒜面包,或者可能你的国中同学交的新女友是我小学时代暗恋过的人,或者我们看过同一场烟花……”相叶盯着天花板上哈罗群狂欢节的人们,互相渗透着各种或者并没有爱的元素,眼前突然出现樱井先生放大的脸,鼻尖细细密密的汗,“那么我们去看同一场烟花吧,穿好衣服我们去私奔。”

    相叶想起以前听过的一句话,世界上任2个人的距离,最多只隔了7个认识的人。

    所以翔,不管怎样,我想我们都是会相遇的。

     

    手臂在宽大的袖管里晃荡,木屐踩得丁丁冬冬,相叶的手指绕着一圈钥匙晃晃晃看到身后白底樱花浴衣的樱井翔。

    果然,这个人真是适合穿浴衣得可怕。大瓣的粉色花瓣铺陈在白底素净的整片布料,安静地大片大片盛开起来,一路繁花。从宽大的白色大袖管里伸出手捉到晃荡的银色钥匙,一点点的温热攀上相叶的手指,既而是整个人被猛地带出两三步远,木屐差点绊到酒店的台阶,“相叶先生,一起私奔吧”,樱井的眉眼带了笑,拖着相叶的手近乎小跑起来。

     

    夏季傍晚的风吹过眼睛,眉间清凉。明天还有演唱会呢,相叶想。

       

    (中)比小笼包更加爱

     

    所谓喜欢或者爱,也许都不过是虚荣。就象如果我们说喜欢和爱,其实是最不可靠的东西。

    超越出某种喜欢的心情就定义成爱,人类是多么感性的动物。就象人们喜欢拥抱,不过是因为想对方的体温温暖自己,暖热气流交错并且快乐起来。

     

    很多时候舞台上的樱井翔都想伸手把就在咫尺的相叶揉近自己,好象细胞跳动都会比别人来得快的热血小青年一定有暖热的气流让自己安心得爱上整个世界。

    或者在音乐间奏的时候凑进相叶的耳朵轻轻吹气让他惊呼一大声并且瞪圆了眼睛跳起来,好象这样的舞台才有爱上的理由。

     

    “相叶唱中文的时候会咬到舌头吧?”樱井笑得耸肩膀。

    “那是小二,他用中文说自己名字的时候会被口水呛到”,相叶跳过去一把勾住NDSL里的二宫,NENE小二是吧,是吧是吧是吧。

    樱井把手里的咖啡咕嘟咕嘟喝进肚子,也没见你随时条件反射就来一只手臂勾我下巴。

    在交往的人不是应该更亲密么,樱井气量很小地扔了咖啡罐。

    什么时候能自然地就扑来我这,多好。

     

    要象爱小笼包一样爱我,樱井手里的DV对准了相叶鼓鼓囔囔的嘴,镜头里的人瞪圆了眼睛快速咽下嘴里的食物,眼角瞬时飞扬起来,NE小笼包,嘿小笼包,嘿小笼包,嘿小笼包,再用筷子夹起热腾腾的一只凑近镜头,啊呜。

    翔君吃小笼包吃得自己都变成小笼包了,陌生舞台上的MC里相叶在很多歌迷面前这么吐槽着。那你自己还不是,于是吐槽回去:相叶也自己都吃成一只小笼包了。

     

    小笼包樱井和小笼包相叶相遇的地方一点都不浪漫,因为那是在一个巨大的底部一直冒热气上来的蒸笼里。巨大的蒸笼里有很多很多在人类看起来一模一样的小笼包,巨大的蒸笼外还有许多在人类看起来一模一样的巨大的蒸笼,里面也放满了一模一样的小笼包。所以小笼包樱井对于它身边的小笼包相叶还是很满意的。

    因为小笼包相叶是一只包得很帅气的小笼包。它的包子皮很光滑,上面有很漂亮的几道褶子,肚子里的馅料也很合适,不象小笼包樱井,它总觉得自己肚子里的汤汁太多,如果轻轻动一动自己圆滚滚的身体,哐当哐当,好象会在蒸笼里空气变热的过程中从自己包得也并不漂亮的褶子流出来。这对小笼包来说是非常致命的。虽然小笼包樱井一直觉得自己的帅气并不输给别的小笼包。

    小笼包樱井和小笼包相叶在越来越高的温度中身体渐渐膨胀起来。

    呐,难受吗?小笼包相叶轻轻问身边的小笼包樱井。

    恩,不会,啊,有一点吧,不过要变成美味的小笼包,这是必经的过程。小笼包樱井觉得自己的回答真帅气,虽然它被越来越高的温度弄得难受死了。肚子里的汤汁从固体变成不安分的液体,湿腻腻的感觉一点都不好受。

    那我也只有一点难受,小笼包相叶微笑起来,包子皮上的一点褶子轻轻地动。

    越来越多的热气升上来窜进身体,小笼包樱井一点点包子皮靠近了小笼包相叶的包子皮,在湿濡的空气里渐渐粘合起来。

    我牵到它的手了,小笼包樱井暗地有那么一点点开心。

    它的手好烫,粘粘的是汗吧,小笼包相叶暗地有那么一点点开心。

    刹那间出现天空,蒸笼里的同伴们被金属的大夹子一只一只夹去另外的世界。

    小笼包樱井和小笼包相叶还是在一起。

    金属的大夹子很轻松地把连在一起的小笼包樱井和小笼包相叶夹离了蒸笼,一起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小笼包樱井在那一刻紧紧粘住了小笼包相叶的包子皮。

    要是被它发现我恐高就不帅气了,小笼包樱井暗地有那么一点点紧张。

    恐高真是不帅气的事呢,小笼包相叶看到小笼包樱井僵直起来的包子皮,暗地觉得有那么一点点好笑。

    小笼包樱井和小笼包相叶还是在一起。

    它们被金属的大夹子放进白色的硬纸便当盒,轰隆隆隆又进入黑暗的世界。

    再一次看到光线,就是要被吃掉了吧。

    小笼包樱井还是很开心的,因为身边的位置是小笼包相叶没有变过。

    盒子外的冷空气窜进来,粘在一起的包子皮硬得好象再也分不开的样子。

    小笼包相叶还是很开心的,因为那么多的小笼包里,遇见的是小笼包樱井。

    阳光明媚地照进盒子,小笼包樱井和小笼包相叶还是在一起。

     

    真好吃啊。樱井吃掉相叶便当盒里的最后一只小笼包。

    在熟悉的旋律里唱生硬的只是艰难地背下罗马发音的歌,相叶在舞台上朝樱井走过去,轻轻勾住了他的肩膀。在湿濡的空气里好象粘在一起的两只包子皮。樱井从下面穿过右手,紧紧扣住相叶的腰。靠在一起看着对方微笑了眉眼唱歌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因为这样可以彼此提醒并不熟悉的歌词。

    分开的时候樱井笑起来,这家伙很棒没有咬到舌头。

    相叶笑着看他,啊呜。

    樱井先生,小笼包我可以一口吃掉两只。

     

    因为相遇之后,小笼包樱井和小笼包相叶要在一起。

       

    (下)猫眯森林的眼角

     

    拉面店的灯光昏黄起来是柔亮温馨的那一种,白色大头巾的大胡子老板很和善,笑起来的时候眉毛一跳一跳。

    樱井点了自己要的食物之后转头找不到相叶。

    目光在狭小的店面里扫寻了好几圈找到紫色T shirt的身影,左手挂着大大的拎包扛在瘦削的左肩,整个身体倾斜向店门口的长凳。黄白杂色的一只大肥猫,侧躺在长凳上打盹,小巧的三角鼻子呼呼,就是这么一只肥肥大大的杂色懒猫,相叶很有兴趣地凑近它,右手中指和食指的指背轻轻的拨弄猫眯肥肥的肉脖子。从下往上,两只指头关节轻柔地逆着猫眯的黄白杂毛轻轻地拨。肥嘟嘟的猫眯眉眼舒展地闭起,非常享受地接受了这个陌生人对自己要害的入侵。头顺着脖子的被拨动很舒服地昂起细小的弧度,跟着面前眉眼弯起来笑的陌生人的手指有节奏地缓慢活动起自己的肥肥肉脖子。

    这人居然到了连晚上睡觉的懒惰猫眯都对他入侵自己要害没有敌意的地步。樱井随手抓一双筷子戳戳相叶撅起的屁股,你要吃什么快去点。

     

    NEsho chan,那只猫跟你好像。”相叶嘴里呼哧呼哧,大口喘气。

    “怕辣的人非要点最辣的担担面,你活该。”樱井伸手揉乱眼前晃动的一头黄毛。

    “肥肥肉脖子很像,闭着眼睛睡觉的样子也像。”大口吃对自己来说辣得不象话的面,额头沁出微微汗珠。

    “喂,我比它勤劳一点吧,晚上睡觉的猫眯不是好猫眯。”樱井想习惯性地拿手帕给对面的人擦汗,怔了一下,埋头吸了一大口面。

    sho chan有没有想过其实那只肥猫眯和你是同一个星球的?”相叶呼哧呼哧地红着一张嘴看他,眼睛里有小星星跳动。

    那一刻的樱井翔想站起来直接用手臂把他搂近自己,很想朝那张被辣椒折磨得红肿的喋喋不休的嘴吻过去。

    筷子戳着碗底。樱井翔,你果然是个孬种。

    那一场模糊的表白之后经过了夏天的花火大会,经过了秋天的巡回演出,兜兜转转的大半年,好象连正常情人间的拥抱都不曾有过。

    果然不是适合这样的关系,一起在深夜的拉面店,也只是坐在对面开着朋友间的玩笑。

    虽然自己,想拥抱他想到手指发痛。

     

    NEsho chan,要不要回去了?”

    “好。”

    樱井侧过身体让相叶闪过,门帘从柔软的黄色发丝扫过,黄毛小青年低了低头,很有活力地跳进黑夜的街道。

    手晃啊晃地走得很快,樱井保持在那么后面一两步的距离。

    夜色中相叶的背影纤瘦到樱井想那么大一碗面被他吃到哪里去了。两只手习惯性地揣在外套口袋,想了想还是拿出来的好。

     

    一阵冷风吹过,樱井缩了缩脖子,正前方的活力小青年脚步停了下来。

    Sho chan,分路了吧,我走这边你走那边。”虽然只侧过了半个头,但樱井还是看到眼睛里的小星星,会随时从眼角跳出来的那种可爱的小东西。

    吞了吞口水,两三步往前跑过黄毛小青年,左手从空气中捞起右手,带着跑起来。

    一点一点试探地把手指探进他的手指间,十指相扣的瞬间手心紧贴。相叶大口大口喘着气,“我要走那边,不是这边了,妈妈说刚吃完东西不能跑。” 

    “一定要分路了吗?”樱井猛地停下来,预料之中后背被刹不住车的笨蛋撞上。

    右手手臂把到来的整个身体环住,樱井想是不是搂得太紧了。十指相扣的部分在冬夜寒冷的东京街头渗出汗珠。

    樱井用额头轻轻碰了碰相叶有些发烫的脸,吻了一点点笑纹的眼角。

    拥抱紧得两个人的身体似乎贴起来。

     

    “那么来说点开心的事吧”,樱井再度牵起相叶在深夜的街头跑起来。

    “比如说?”

    “比如说我爱你……”

     

    相叶雅纪,比如说我爱你。

     

    就象猫眯森林里肥仓鼠和笨兔子的相遇。

     

    就象一个人快乐地笑起来,眼角望见眉梢。

          

    -----------------------------------end-----------------------------------

     

    分享到:

    评论

  • 时隔一年再次爬来拍爪
    me的bo搬去网易了
    msn加了你就没见上过
    这bo也不见更新了……
    话说咋样才能顺利GD你不被嫌弃捏……
  • 呵呵,sho的话,很多人都这么觉得呢。
    虽然没觉得他攻,但是年初跟yoko一起tqs的时候受成那样还是把我给吓得不轻,从此以后AS也能接受了...
  • 原来是这个样子的。大家的想法不同吧,我倒是没什么感觉。就像有些人不喜欢真人CP,习惯的问题,呵呵。
    回复爱普京说:
    我不介意总攻啊
    可是我介意别人误认为我家是总攻
    2009-10-22 04:32:10
  • 嗯,不但我们家有,而且J家总攻的头衔在樱井少爷和泷泽少爷之间抉择难产。这是一场少爷与少爷之间的战争...
    回复爱普京说:
    总攻什么的,最讨厌了
    2009-10-21 07:12:56
  • 年初的时候还对横雏这对官配接受无能的说,我们家领导饭一直在跟我质疑yoko那张受脸是怎么变成攻的。但是这样一个生着端端正正小受脸的人却拿下了我们亲爱的阿拉西总攻,感慨A团的微弱气场的同时,顺带对于yoko和aiba的品味无奈下,他们果然是跳不出热爱A型水瓶座的怪圈了...
    回复爱普京说:
    咦我们家有总攻这种东西么
    2009-10-19 04:32:13
  • 这年头庆应出身的攻都这么矫情了?话说明明是万众期待的一吻定情,这个不要脸的耗的不是他们家那口子的青春,是我们这些痴情孩子的痴心...

    My girl能不能派少爷去串少奶奶的场啊,秋番限定HA组合,我担心hina抢走了小叶子的芳心呐...
    回复爱普京说:
    于是您要想到这是一个SA和横雏的微妙官配啊,远目
    2009-10-18 09:45:14
  • 嗯,因为听完friendship之后,就心甘情愿的让相叶小笼包把我吃下去了啦,所以BMG就一直舍不得换掉...
    06年那场con看得我美好啊,美好啊,爱拔拔鼓嘴巴的时候我真想让他亲下去啊,万能的神啊,请赐我亲爱的小叶子以小狗子的勇气和力量吧,捂脸...
    回复爱普京说:
    所以樱井翔先森是一个很有自制力的攻

    居然
    可以
    控制自己

    亲下去
    是说
    你的ID真有爱
    群众纷纷表示热爱女王
    2009-10-16 05:37:25
  • 从Google摸到了这里。那段小笼包的描写真的好可爱啊“因为相遇之后,小笼包樱井和小笼包相叶要在一起。”看到这一句的时候刚好听到friendship,竟然会有点想哭。

    把你的博加到我博客里的链接里可以吗?
    回复爱普京说:
    不要大意地加起来吧姑娘
    于是我刚才跑去围观你发现你的BMG是friendship
    啊其实这两个不要脸的在控上小笼包的时候唱的是感激感激暴风雨啊
    还有您的东西真可爱啊我围观得好欢乐
    2009-10-14 02:47: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