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g:

    我就是想念苏格兰红了,于是抄袭阿三

    其实我还抄袭了掌门,囧

    我已经疯了所以请不要理我

    ----------------------------------------------------------------------------------

     

    (一)

    俞灏明还记得自己曾经唱过的那首歌。

    天地悠悠,红尘滚滚。

    关于潮起潮落还有生死白头。

    他已经想不起来5岁的自己是怎么记住那些复杂的歌词的。

    很多的眼睛在台下亮闪闪,很重很大的麦克风用两只手握住,黑亮的小皮鞋不小心踩到地上的电源线。

     

    很多年之后他在一个综艺节目里回忆起这首歌,被要求象小时候那样再唱一遍。

    他记得那首歌,但是忘记了歌词。

    呐,主持人提醒他说,接下来的那一句是,聚散终有时。

     

     

    对了,就是这一句。

    王栎鑫,我们一起唱过那么多首古旧的歌,这首,你会不会。

    歌里面有一句唱,聚散终有时。

    就是说,迟早还是会分开。

    这首歌,你会不会。

     

     

     

    (二)

    王栎鑫说俞灏明喜欢你的那些个姑娘怎么都那么爱哭。

    看你和女主持人说个话也哭看你吃个饭也哭看你睡个觉也哭,你笑了她们也哭你不笑她们也哭你这人怎么就这么招别人哭呢。

    俞灏明整个身体从后面倒过去,头靠在喋喋不休的小孩肩膀,那有什么不对,要是我做什么她们都笑那我要怀疑自己是不是一直走的其实是搞笑艺人路线了。

    王栎鑫笑出很大声音,薯片嚼得咯吱咯吱,“俞灏明,其实哭比笑难多了。”

     

     

     

    (三)

    VITAS

    剁椒鱼头。

    缓慢的情歌。

    纯色的大T恤。

    有毛绒绒帽子的大外套。

    卷成寿司卷一般的围巾。

    王栎鑫喜欢的东西,还有俞灏明。

     

    板鞋。

    WOW

    墨镜。

    王力宏。

    古畑任三郎。

    不吵闹的大眼睛好脾气女生。

    妈妈煲的汤。

    俞灏明喜欢的东西,再加上王栎鑫。

     

     

    就象一块柔软的画布,许多颜料堆上去,红色叠着黄色,绿色插在灰色里。

    还有蓝色黑色紫色橙色还有许多在画布上堆砌成一个世界的颜料。

    一点一点地往上添,看着它越来越美丽。

     

     

    (四)

    俞灏明把手里的那只手紧了紧。

    掌心贴紧,慢慢把手指滑进指缝,变成十指相扣,王栎鑫的中指和食指有薄薄的茧。

    两只手掌间细细密密的汗。

     

    地铁站的扶梯很长,从上到下一共用去他们两分四十秒。

    他们一前一后地靠右站着,左边时不时有赶时间顺着自动扶梯往下跑的路人。

     

    俞灏明你敢不敢象他们那样往下冲?

    王栎鑫嘴角扬起来,斜眼看他。

    怎么不敢。十多岁的男孩子,最经不起的就是挑衅。是你不敢吧?他又补了一句。

    切,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你正太哥在怕的事。

    左手捞了个空,站在身后的孩子好象从他旁边飞下去了一样。

    橙黄的羽绒服鼓着风,帽子攥在手里,围巾往后飞起来。

    扶梯看不到尽头,他甚至看不到那孩子冲去了哪里。

    他的视野里漆黑一片。

     

    渐行渐远。

     

    俞灏明你做了什么梦?

    王栎鑫伸头过去吸了一口他面前的奶昔。

    没有啊,就是普普通通的梦而已。他干脆把那一大杯粉红色的甜腻液体推过去给他。

    少来,你快把我外套抓出一个洞,要不是地铁太挤我肯定把你的爪子拍成熊掌。再喝了一大口,把杯子推了回去。开始大口啃一只汉堡。

    呵呵。俞灏明看着自己面前狼吞虎咽的王栎鑫。微笑起来。

     

     

    (五)

    出超市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大片大片的雪花在空中飞舞。

    同行的人微笑着看他,问他王栎鑫你要不要在上车之前去摸摸雪花?

    他说好啊,这是我第一次见雪呢。

    湖南没有雪。

    他掏出手机拍了照,昏黄的路灯下大片大片的白色,外套上落下一些,他仔细地看那一小片一小片,晶莹的六角形。

    手机在手里震动起来,他看到来电开始笑,对啦对啦就知道会有这么一个人打电话来。

     

    灏明。

    他把尾音拖得很长。眼睛眯起来笑。

    湖南也没有雪啊。和广州一样。

    所以,我们都是第一次。

    要是明天,雪积起来了,你也没有事情要忙,就来找我怎么样。

    做什么啊,联机打个魔兽吧。

    再一起吃个麻辣锅你有没有意见。

     

     

    (六)

    王栎鑫把自己的整张脸轻轻放在俞灏明的肩膀,擦掉一些乱七八糟的液体。

    他说俞灏明,生日快乐。

    你看,你终究还是扔下我,一个人奔去了二十岁。

     

    其实并没有离得很远。

    王栎鑫。你看,我十九岁的时候你十八岁,那么我二十岁的时候你就十九岁,我一百岁的时候你九十九岁,我一百一十岁的时候你一百零九岁……

    俞灏明你确定你活得了那么长么。

    我不确定我,但你肯定可以活很久,有一句话叫做祸害遗千